文化资讯正文

金庸写的黑帮邪教,也不卖假保健品坑人

文/六神磊磊

我的主业是读金庸。

在金庸小说里写了很多的魔教、邪教,其实都是一些乌七八糟的公司,各有各的猥琐,各有各的烂。

像星宿海公司、黑木崖实业、神龙岛集团……都挺烂的,要说谁最烂,一时半会还真的说不清。

可我发现,金庸写的这些烂公司还都有一个底线,或者说有一件事是绝对不干的:忽悠弟子去卖假药、假保健品。

诸如搞一些假的神丹、圣水、黄金宝翔,乃至什么星宿牌鞋垫儿、日月牌防辐射内裤、神龙牌负离子姨妈巾之类,说吃了用了就涨一甲子功力,就能治百病,健体又壮阳……然后集训弟子去卖,一百两银子一套。

这种破事连丁春秋、神龙岛都是不干的。

“开什么玩笑,我们可是正规邪教。”

这真是一个非常发人深思的的现象。

按道理说,这些魔教、邪教也要用钱。

行走江湖,干点什么不需要银子。

养人不需要用钱吗,买马匹、买武器不需要用钱吗,经常打架斗殴产生的医药费、抚恤金不需要用钱吗,教中的高管们奢侈享受不需要用钱吗。光东方不败的那个花园就贵死了。

或者哪天买个球队来洗白,冠名叫什么星宿足球队之类,不也要花钱吗。

让弟子去卖假药、假保健品,可是说是来钱最快的路子了。

金庸老爷子在小说里透露给了我们,最能控制人心的东西有两样,一是迷信,二是恐惧。

人一旦迷信,就听不进劝。一个人认定了火疗可以治百病,认定了一瓶果味饮料可以“排毒气”,认定了一件破内衣、一块姨妈巾比《封神榜》里的法宝还益寿延年,只要他信,你就没法劝。

同时,人一旦陷入恐惧,就特别舍得掏钱。人都贪生怕死,都想逃脱病魔,而且还想走捷径。在恐惧面前,一个平时抠门到死、连两块钱的葱都不舍得买的老太太能舍得掏一万块去买床垫。

所以,迷信一旦和恐惧结合,就会变成最大的暴利。谁操弄了它,就可以横扫世间,无往不利。

金庸笔下的邪教、魔教如果肯干这种事,钱肯定赚得哗啦哗啦的。丁春秋老仙加持的生命神水你买不买?东方不败推荐的负离子磁姨妈巾,你用不用?

有这样的滚滚财源,那还用打打杀杀?高管、法王们坐家里数钱就可以了,哪里还用得着江湖上拼命?

可人家从来不这样干。真要钱了、要地盘了,宁愿去打架、去砍人。

要造药,那就都是良心真药,这些魔教们的生物化学技术都强得很,没一个含糊的。像什么三尸脑神丹、豹胎易筋丸、百涎丸、九转熊蛇丸、七虫七花膏……说毒药就是毒药,说良药就是良药。

这就是武侠小说里魔教的底线。再烂,人家也有所不为。

你注意,金庸小说里,一旦有CEO拿毒药、假保健品骗人,说明这个公司就基本完蛋了,属下都会群起攻之。

神龙岛上,洪教主拿毒药“百涎丸”骗属下吃,说是大补的保健品,“强身健体”,还取了个推广名叫“大补雪参丸”,结果属下全部造反,和他火并。

不为别的,就因为你没底线,坏了我们堂堂邪教的名头。

所以,连星宿海公司、黑木崖实业、神龙岛集团都不屑于干的事,你干得不亦乐乎,骗那些可怜人的钱,你还是不是个东西?

连武侠小说这种丛林社会里的底线,你都突破了,而且突破得不亦乐乎,还是不是玩意?

利用伪科学的东西,洗劫那些思维层次比较低的人群,洗劫底层群体,你怎么不炼一颗豹胎易筋丸自己服了呢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