数码资讯正文

摒弃“光纤里的视频” 运营商多地试水OTT TV[图]

“微信收费”事件已经在腾讯、运营商的刻意淡化下,渐渐淡出媒体视野。但运营商与OTT那令人难以捉摸的竞合关系,却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。运营商始终想找到与OTT合作的机会,现在他们似乎找到了一个最值得一试的想法。

断断续续的降雨让天津略带凉意,但这不妨碍河西营业厅成为最近的新闻热源。6月初,天津联通河西营业厅进驻两台高清电视,展示其“沃TV”。电视的进入界面上,有两个选项:IPTV与互联网电视,后者被习惯称之为OTT TV。

互联网电视,就是中国联通与OTT的首次正式握手:爱奇艺搭建高清内容平台、天津联通提供管道,由天津联通负责向其光纤宽带用户推广,双方共分OTT TV的功能费。

在向用户开放之前,这两台高清电视还接受了中国联通副总裁姜正新的检阅,中国联通刚刚明确在全国几大省市中启动互联网电视试点。“商业模式、营销策略已经成型,用户试点启动。”一天津联通高层人士告诉记者,运营商将从这里打开与OTT的合作空间。

难兄难弟逆袭

在电信领域,OTT TV或许还称得上新鲜,但这主要是因为此前运营商一直“被动参与”到这个产业链之中。互联网视频与宽带提速之间的正反馈,带动越来越多的传统电视观众远离电视,青睐电脑、PAD、手机等新式终端。随着视频压缩、数字解码技术、宽带网速的不断进步,“把互联网视频搬到电视上”的想法被提出,互联网电视现身。

最早打开互联网电视大门的是机顶盒。2005年,盛大、长虹、海信推出“盒子”,帮助用户实现在电视上收看互联网视频,而盛大还借机推出数字家庭战略,扩大其游戏版图。其后,传统电视厂商为了避免因传统收视率下降而沦为“装饰品”,开始制造“智能电视”,以此加入互联网电视阵营。

视频网站反而在这波浪潮中落在了后面,一直忙于烧钱买内容、抢用户的视频网站在跑马圈地的厮杀中发现:除了广告,自己没有什么盈利模式,但电脑、PAD等屏幕的广告虽然几经增长,与电视广告相比仍远不能望其项背。

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,目前所有视频网站企业中,盈利的只有乐视,“而乐视的盈利也是靠着‘背景’发展起来的版权分销业务,广告只是零头。其他视频网站还都在烧投资人的钱。”发展付费点播用户,“逆袭”电视屏,已经成为必然选择。不过,面对越来越大的电视屏幕,1080P高清视频内容才能担当这一重任。

在互联网电视上一直“默默无闻”的运营商,则以“管道化”形容自己的遭遇:光纤里跑的视频都没有增值。此外,靠巨资推动的宽带提速,也没能推动宽带价格的上涨,无奈与不甘的运营商,要在提速的宽带上找一种能让消费者认可的增值业务。

“只有10M以上的网络才能支撑高清视频,”一厂商人士告诉记者,“而且,同样10M网络,经过运营商网络优化与否所带来的电视体验,也完全不一样。”

合作空间已经打开,运营商比任何人都清楚今天、明天的10M用户在哪里。

两种模式提升ARPU值

2012年上半年,三大运营商部分省公司陆续联合视频网站、广电系部门、设备商研究OTT TV合作。“第一阶段目标,就是要提升ARPU值。”前述天津联通人士告诉记者,与IPTV的赠送不同,互联网电视机顶盒是收费的,而且OTT TV内容每月也有一定功能费。“网络视频很受欢迎,如果能够在大屏幕上跟家人一起看,肯定有人乐意的,放心吧。”这一结论的支撑,是天津联通充分的市场调查。

此前,IPTV也被运营商寄予“提升ARPU值”的厚望。“但最终IPTV更多的扮演宽带提速的赠品,让高速宽带有应用。OTT TV将打破这一习惯。”该联通人士告诉记者。此外,目前80%以上的IPTV都是标清内容,“升级IPTV,也是推广OTT TV的一种方式。”

据业内人士分析,在此次合作中,天津联通给出了充分的筹码:除了收益分成,爱奇艺的“带宽、服务器租赁费”也基本免收。此外,天津联通除了保障宽带的速率,还对宽带的时延、多业务免干扰、快速故障定位等关系用户体验的因素做出优化,同时也对用户认证、管理、计费等体系进行了调整。

与天津联通采取大体相同合作模式的,还有上海电信。不过,上海电信的内容方是天翼视讯,上海电信已于5月份推出试点,OTT TV目前套餐15元/月。“以后推出其他内容套餐,会额外增加功能费。”在日前举行的2013上海GSMA大会期间,记者从天翼视讯工作人员处获得这一信息。“而且,OTT TV平台的开放性为Andriod应用、远程教育、远程医疗等应用的接入提供了可能性,这些IPTV都很难实现。”

GSMA大会上,三大运营商同时展出了互联网电视项目,不过模式不同。由于三网融合文件要求一个地区只有一个电信运营商经营IPTV,所以大部分南方联通、北方电信、以及几乎所有中国移动省公司都没有IPTV平台,这些运营商则采取了另一种“合作模式”——纯OTT TV。

以上海联通为例,上海联通同时联合乐视、百事通提供“沃TV”:赠送机顶盒,功能费20元/月。不过,上海联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目前只负责对接内容与机顶盒,还没有做管道性能、维护的针对性优化。“当前最重要的是轻装上阵,积累用户,优化工作会逐步完善。”

IPTV+OTT TV,纯OTT TV的试点近期开始风靡全国。相比较而言,前者虽然投入更多,但更能帮助运营商寻找自身优势、劣势,更有利于运营商在与OTT的长期合作中立足。毕竟,如果OTT TV合作可行,那么今后下载类(如迅雷)、存储类(如印象笔记)OTT,以及医疗、教育等家庭应用,都存在运营商的盈利空间。

至今,运营商对于这两种模式尚无定论。据消息人士透露,姜正新给天津联通“IPTV+OTT TV”模式这一的评语:“还是IPTV,不是OTT TV。”该消息人士称这句话难辨褒贬。

监管,达摩克利斯之剑

不过,视频网站并没有依赖于运营商,合作的同时,乐视、百事通、爱奇艺也在自己经营其互联网电视业务。据爱奇艺高层透露,爱奇艺公司也即将推出自有机顶盒。此前,乐视、百事通均已推出自有机顶盒,并通过电子渠道公开发售,购买机顶盒的用户均可以收看相应的节目,标清免费、高清收费。当然,也有另类者,购买小米机顶盒的用户,可免费收看高清内容。[!empirenews.page]

不可避免,运营商要与合作伙伴抢市场。“肯定有冲突,我们也会协调。但是用户的数量、质量最重要。”GSMA大会上,百事通工作人员向记者传达这样一种观点:OTT并不放心把经营权交给运营商。

现场上,百事通在一个展柜上同时展出了电信、移动的手机视频APP以及百事通的手机视频APP。相比之下,无论是操作体验、APP形象、内容简洁度、界面呈现,运营商烘托百事通APP的“高富帅”,百事通工作人员也毫不掩饰对运营商做产品能力的轻视。

“人才储备、响应速度、经营理念,对于尝试OTT TV的我们而言,都是急于改善的地方。”前述联通人士告诉记者,“但,运营商最大的障碍还是体制。”

既然迈出了与OTT合作的第一步,那么运营商应该考虑如何追赶OTT的脚步,把合作进行下去。诚然,运营商有着管道的优势与筹码,但是否能在合作中发挥这一优势,运营商还没有拿出像样的成果。

当然,运营商、视频网站还有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:监管。2011年底国家广电总局出台的181号文件规定,只有7家牌照企业有权利运营互联网电视。“目前,无论是电信运营商、还是视频网站,在互联网电视这件事上,他们都违规了。”一广电系人士向记者分析:“参与合作的牌照方也难辞其咎。”他指出,“目前我们正在重组,而且互联网电视也没有做大。以后肯定会管的。”

开展OTT TV业务虽然可以增加ARPU值,但要面对体制障碍、合作伙伴竞争以及行业监管等诸多难题,运营商能“Hold”住吗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