创业交流正文

校园O2O之风已刮遍大江南北?

从校园生活服务平台“宅米”(最近刚从商业街模式转而专注于寝室楼里的5分钟代理超市,覆盖近500所高校),到专注做物流的“快快鱼”(覆盖 300多所高校),还有最近获得1亿美元D轮融资,开始“资助”大学生创业的分期平台“趣分期”。曾经热闹过一阵又杳无声息的校园市场又获得了资本市场的关注。 “校呵呵”(Android/iOS)做的事与上述项目大同小异,是一个基于LBS向校园用户提供快消品、水果配送的校园在线超市,主打一小时送达,0元起送,5元以上免费配送,不足则收取1元配送费。 不过,创始人林以宁对这件事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认为,现有的楼长代理超市存在以下几个隐患: 代理楼长流动性大,人员难以形成稳定供给; 寝室做仓储能容纳的货品数量相当有限(大约几十个); 校方出于管理学生目的或是利益相关方受损原因,取缔楼长业务(大约有30%学校会这样做)。 因此林以宁在尝试“楼长模式”后最终选择了自建仓储和物流这样的重模式。 为了降低仓储成本,校呵呵开展业务主要集中在有较大规模大学城的二三线城市。以试点城市合肥为例,在城市东西两侧的大学城周边分别设立数百平米的大仓,储存价值10万元的货品,供3-4个小仓调用。在大学城高密度的地方(覆盖3万左右学生),建20-30平米的小仓,储存价值3万元的货品。其中小仓每月流水在十几万,成本在1万左右(包括仓储、人力、车辆折旧等)。 在物流配送上,校呵呵的物流分为3段。大仓给小仓供货,采用第三方物流;校区之间调度配送,通过区域经理管理的3-4名全职配送员完成;校内配送,则由学生兼职完成(宿舍楼短距配送),1万人的学校会有10-15人的兼职配送团队。在人员管理上,校呵呵安排低年级学生负责配送,高年级学生来做管理(之后可能转正),加上自己的全职管理人员,从而形成三个层次的管理梯队。 那么,在二三线城市开展业务会遇到消费能力不足问题吗?对此,林以宁表示,他们调查了当地学生,发现合肥的大学生平均生活费在800-1000元,上海大学生平均生活费为1200-1500元,相差部分主要集中在娱乐型消费,而在生活用品、日常饮食等消费商两地差别不大。相比之下,二三线城市的人员成本、推广成本都比较低。 另外,对于“一小时送达”的需求在校园是否是鸡肋,是否要将时效缩短到比如5分钟?林以宁给我的答复是,虽然校呵呵的营业时间一般是早上10:00-晚上10:30,但超过60%的订单都集中在晚上9点之后,相比于校园里的其他购物场所还是有一定优势。另外,校呵呵目前两三百的SKU比校园超市更丰富齐全一些(比如“你懂的”品类),学生对于积分抽奖等优惠活动也比较动心。

相关阅读